清明节
清明
农耕文化    2019-01-20 20:31    718

《清明》作者:张克云,资深律师,书法家。

自父亲去世,每到清明时节便要携带家人返回故乡,给父亲祭祀扫坟。父亲是2001年5月12日因突发疾病离世的。5月12日当天上午10点父亲发病,晚上7点就离世了。那时,我正好出差到山东临沂,所以在父亲去世时没有能守候在他身边,便成为我心中永久的遗憾。

算起来,到现在父亲已去世十七年了。古人杜牧所描写的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诗句,诉说着失去亲人,清明时节的行人悲痛,到了欲断魂的地步,而现在的我却早已没有了这样痛苦和感受了,虽仍在思念着自己的父亲,但清明回家祭祀扫坟,更多的是一种乡愁和与母亲、姐妹兄弟及家人的一次团聚。

今年的清明节是阳历的4月5日,因夫人要照顾闺女和刚满一周的外孙,今年的清明节只能是我单独开车回故乡了。4日下午3点我由北京南五环的家出发,便驶往回故乡尚义的路上。

前两天北京的天气阳光明媚,气温竟高达26度,年轻的女孩儿已把夏天的服装穿在身上,年轻的小伙更是身穿半袖汗衫穿行在大街小巷。然而,今天的气温却是突降到最高温度只有8度,真是春暖乍寒。出行前,我不得不把皮夹克穿在了身上。出发时,天气已开始有淅淅沥沥的小雨在下着。车上五环西行到了西五环时,天气已飘来了雪花,但落在地上和车上随时就融化了。继续前行北上到了北五环,一路上一会儿是雨水一会儿是雪花,且在有逐渐加大的预兆。

通过香山桥,车辆开始拥挤在五环的道路上,车只能缓慢的向前爬行着。驶出五环进入高速G7,不到50公里的五环路程,竟然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进入高速G7,路上的车辆并不多,道路畅通,车辆便向八达岭方向进发。然而,此时雪下的在逐渐加大,雪花在空中弥漫着,飘落着,道路两侧的土地上不时的看到覆盖的积雪。车继续前行,到了八达岭山路,眼前是一个白色的世界,满山已被积雪遮盖,变的白雪皑皑,山上树木的枝条、树干及枝叶和花瓣上都挂满了积雪。之前已盛开的漫山遍野的白色山花已不见了它的芳姿与雪融为了一体。此时的气温已下降到零下6度,天气也渐渐黑了下来。雪在不停的下,风也刮了起来,车的前挡风玻璃上融化后的积雪在玻璃两侧结了一层冰,使前方道路的视觉看的很是模糊,车辆行走便困难了。驾车司机找机会不时的把车停放在路边的紧急停车带上,下车来处理前挡风玻璃上的结冰。山路本不好走,车又多,又是这样的天气,道路拥堵便不可避免了,车辆不得不缓慢的爬行前进。高速路上的雪被车辆碾压融化后形成的水与道路两侧没有融化的积雪粘合在一起形成了冰酱,在紧急停车带清理玻璃上结冰的人不得不站在冰酱里。飞舞的冰雪吹打在人的身上、脸上、手上,冷的人瑟瑟发抖,只见下车除冰的人把衣服用手紧裹在身上,而打在脸上的冰雪又是感觉麻麻的疼。我为此也下车清理玻璃结冰四、五次,深感天气的寒冷和雨雪打在脸上的疼痛。这样的天气和路况,每个驾驶车辆的人自然是更为小心、更为缓慢,但即使这样,道路上随时会发现有事故发生。

二十公里的山路走了两个小时。穿过最后一个山洞--八达岭隧道,终于爬出了北京八达岭山路。出了八达岭隧道,眼前就好像车在行驶在天际之中。道路畅通,不时地有开着远光灯的车辆在路上通行着,车的灯光照射的方向,一条黑色的、看不到边的道路向前方延伸着,感觉在通往天边;空中弥漫着飞舞的雪花,道路上被风吹动的雪粒像翩翩起舞的舞女摆裙,飘忽不定,沿着地面左串右跑,而灯光两侧看不到任何物体被黑色罩住的穹庐。行走在这样的路上心里自然是有一点害怕和恐惧的。道路上不时的出现了车辆追尾事故,也不时的看到停在路边清理玻璃上结冰的车辆,但道路还是可以通行的。我怀着紧张、小心、谨慎的心情,驾驶着车辆向前行走着。晚上九点终于走出高速,进了张家口。张家口市区已是白雪皑皑,道路两侧的土地和景观树木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而道路上的积雪已被车辆碾压,有的被融雪剂融化成水,有的被车轮碾压成了冰雪,但市区的道路是畅通的,晚上九点半终于安全回到了家。

母亲是知道我要回来的,在家里一直在等着我,期间给我打过两个电话,我告诉她:雪下的很大,路上极不好走,不要等我吃饭了。母亲开了门,我走进家,放下随身带的东西,母亲笑着说:“终于回来了。看着天气,雪下的越来越大,我就担心你路上走得不好。没见过这个时候下这么大的雪。我看,明天是不回去上坟了,路上结了冰,上不了坝。”,我说,明天早晨看天气情况吧,如果天气好,就回去,天气不好就回不去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天还是阴的,而且是风卷着雪在空中飞舞,有时风刮着雪由地上向天空飘撒而来。这样的天气是注定上不了坝的,也就回不了尚义,也就给父亲上不了坟了。这是唯一一次因天气恶劣,没有在清明节回去给父亲上坟,但又想,既然老天不让我们回去,那么这覆盖在大地上的积雪和漫天飘忽的雪花不正是在向大地诉说着我们对逝去的亲人深深的追思吗?亲爱的父亲我想你,愿你在天堂之上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不感到孤独,生活的快乐。

父亲的坆是在尚义县城南,鸳鸯河南边的山坡上。站在山坡上几乎可以看到尚义县城全景。鸳鸯河水在山脚下弯曲的由东向西流去,山坡下是相对茂盛的杨树林,山坡上树木稀稀落落,父亲的坆就在这稀稀落落的山坡杨树林里。去年的清明节我和夫人及姐姐、二弟四人带着母亲回到尚义,我们姐弟四人来到父亲的坆头,按照传统习俗摆了食品、酒水和鲜花,烧了香和纸钱,每人给父亲磕了头,然后把这些食品的一部分和酒水撒在了坆的周围,在坟前与父亲告了白,就算是上了坆。来上坟的每个人心情都是沉重的,但能在父亲的坟前家人能相聚在一起也是一种温情与和谐。我在想,清明时节,家人来到故去的亲人坟前,不仅是缅怀对故去亲人的追思,也是在凝聚着家人的情感,所以,我国的传统是强大的,也是人性的。

写于2018年4月28日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农产品网)的 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或本网会员发布的内容均为传递 更多信息,并不代表中国农产品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 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作者 可将文章内容、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发送邮箱 a@weimao.net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处理。
微信公众号:VMAOHUI,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您又多一个朋友。
相关资讯
返回电脑版
返回电脑版